坑多 墙头多 骨科学会会员

【一药】沉默不语

后续无。520回归一下

设定特别乱 有毒 依旧是背德系

OOC到升天的状况

触雷的话……非常抱歉
—————————————————

这是个再平常不过的工作日的傍晚,如果十分钟前他没有听见门铃声响起的话。

“喂,我饿了。”

不请自来的大明星耷拉着两条纤长的白腿坐在沙发后背粱上。

脸上没卸干净的妆,马马虎虎套上的露肩半袖和到刚到大腿根的黑短裤。

再配上那张青涩漂亮的少年脸庞和纤细的身材。

露骨的色情。

他感觉有点说不出的不快,憋在胸口闷闷的一团。

案板上的黄瓜不幸成了自己的发泄对象,刀起刀落“咯噔咯噔”的像是要杀人一样。

他似乎被自己这样的想法逗乐了。

“我在做饭。能安心的等会儿吗,药研?”

他总是不吝啬自己的笑容,尤其是在对方面前。

药研嘟起了嘴,唇上残余的口红显得格外诱人,“真的好饿。”

他撒了个娇,看得出对方不太正常的表情,大概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这个时候撒娇对这个男人比什么都有用。

“一期哥。”

一期一振这回似乎并没买账,随便回了句“知道了”就继续低着头做饭。

之后的话题就大概是万年不变的“玩失踪经纪人那边没关系吗?”

“没事,反正他都习惯了。”

然后药研跳下沙发,踩着大得不合脚的拖鞋跑回房间换衣服。

“恶心死了。”

他对着等身高镜子里的自己小声说着。

“明明可以中途换一身衣服再回来见他的。”

“就这么想看他因为自己不高兴吗?”

他恶劣的笑起来,像个爱搞恶作剧的孩子。

只是这个孩子太贪心了。




现在的他们话已经说的很少。

或许他们都曾尝试过挑起一个什么彼此都熟悉的话题,而这种话题却往往难以继续。

无论话怎样被提起,最终都绕不开那个隐隐约约的心结。

最后他们索性不再说话,像一对再平常不过的兄弟,疏离却又亲密。

餐厅里变得很安静,药研一言不发的低头吃饭,饭菜都是简单熟悉的,并且是他喜欢的。

他像学生时代那样的大口大口吞咽着。

而一期一振则安静的坐在对面,时不时动筷。

一期一振的目光永远不会离开自己,药研很清楚这件事。

他知道自己对一期一振而言从不是一个普通的弟弟,对方眼神中朦胧的痴迷或是平时流露出来的若有若无的偏爱,都印证了这一点。

但这份爱意是不被允许的。

药研撇撇嘴,笑了起来。

他们都心知肚明,不是吗。

违背伦理的爱只会演变成罪孽。

而罪孽一旦发生,就无法再挽回了。

药研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然后说了句吃饱了。

他故意让长T恤下白皙纤细的肩膀露了出来,甚至装作毫无心机的舔了舔唇边溢出的汤汁。

果然,不出所料。

一期一振偏过头去,柔顺的青色发丝垂了下来,正好遮住了大半张脸。

“去休息吧。”

他这样说道,语气轻而平静。

就像在谈论天气。

“真不愧是我的好哥哥。”

药研在心里默默地嘲讽着对方的装模作样,却还是顺从的转身回房。



他们之间的关系一向都是不冷不热,不好不坏。

自从三年前开始。

他们曾隔着一条长长的走廊相望。

然后擦肩而过。

药研气恼着对方的隐忍不发,而一期一振愤怒于对方的任性妄为。

退学,出道,走红,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而然。

“如果我不这么做,你会死。”

药研站在他的身前,一字一句的说着。

十六岁的少年仍旧比他矮了一头,气势却似乎比他高出一头。

那是他见过也是一期一振平生唯一一次发火。

像他这样性格温和的人从不会用恶语伤人。

“我不需要这样的答案。”

但生活需要这样的结果。

如果有人注定要成功,那么必有人注定将失败。

他很明白这个道理,但如果牺牲品是药研,他决不能允许。

沉重的经济负担早就让这个大家庭变得摇摇欲坠。

年幼的还太年幼,而年长的还不够年长。

所有的负担都落在他们的长兄身上。

以一期一振的性格,不难猜测会发生什么。

药研明丽绀紫色的眼眸中似乎有星辰坠落。

他沉沉的喘息着,将那些即将奔涌而上的大口吞咽下去。

而一期一振也不清楚自己到底露出了怎样的表情。

似乎怎样都无所谓了啊。

后来的后来又怎么样呢。

缠绵于床底间的虚伪隐忍,靠着背德的爱意隐瞒起来。

沉默是此刻最好不过的背景。

——————————————

一期一振偶尔会在十字路口处的LED屏幕前驻足。

像妖精一样漂亮的男孩子在街头跳着热舞,动作却帅气利落。

“你认识他吗?”

“最近新火起来的那个艺人?”

身边的同事不解地看着他,一期一振看起来并不像是个会关注娱乐节目的人。

他多半会笑着说不认识,然后继续向前走去。


评论(1)
热度(27)

© 站在骨科坑底的烟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