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多 墙头多 骨科学会会员

【一药】门

一份毒粮。车翻了。以后……再说?愧对Coco朋友

OOC无剧情逻辑 脑残到升天 非常短 周末回来摸个鱼

ABO设定没什么实际内容

对不起是毒粮……

祝您吃得愉快。

————————————————

嘈杂的电流声和女歌手温细的嗓音化作一阵阵尖锐的呐喊,直将他从短浅的睡眠中惊醒。

他费力的从沙发上爬起来,捡起遥控器,把电视机关掉。

碧色的发丝蓬乱地垂在眼前,他看到不远处的钟表。

已是深夜。

他闭上眼睛,再次想要栽倒回沙发里继续睡觉。

却也知道这不可能。

铺天盖地的甜腻香气,混杂着些许下午时喷过的空气清新剂味道,呛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无论上身还是下身。

他静静地站起身去冰箱里找牛奶和面包片。

温过的牛奶里加了半勺糖,面包片里加了香肠和生菜,他不习惯用这些现成的东西凑乎,但总是事与愿违。

热水器是一直开着的,浴室里一片狼藉,他垂下眼睑,一言不发的收拾着。

两瓶用的一滴不剩的抑制剂被扔在垃圾桶里。

他颤抖着站起身来,脑子里却是一片空白。

“这孩子疯了。”

他头脑里回转着这一句话,跌跌撞撞地赶向卧室的门前。

他靠在门的背后深深喘息着,门把手就握在右手中,他却绝没有勇气把它压下。

谁也不知道门开了之后,到底会发生什么。

一个年少的未被标记过的omega,和一个正值壮年的alpha。

即便他们是兄弟。

“想清楚你到底是谁。”

有个声音在反反复复的问着他,从梦境到现实,从许多年前到现在。

丑恶的,欲望。

“这并非来自生理,你无可辩驳。”

一个长兄不该有标记这孩子的想法。

他的拳头骤然握紧,仍旧想要拼命找出理由去反驳。

身体却已经被高密度的omega的信息素香味勾起了欲望。

下身硬得难受,他不该在离对方这么近的地方呆这么久。

他最疼爱的弟弟,他的药研是个彻头彻尾的omega。

瞒了所有人三年。

其他人会继续受骗。而只有他无意的洞悉了这个秘密。

毫无疑问他会继续帮对方隐瞒,直到生命终结。

“你是他的哥哥。”

“但你爱他。”

他似乎将要崩溃,却也别无他法。

他渴求着,恋慕着的是他的亲生弟弟。

只有药研才有的纤细柔韧的身体,只有药研才有的狡黠的绀紫色双眸,只有药研才有的聪明果敢,和望着他的眼神中满载着的仰慕与依赖。

“这是罪孽。”

“而你利用了他。”


门终究还是被打开了。

纤瘦的少年裹着长长的浴巾,站在他的面前。

汗湿的黑色鬓发一缕一缕贴在脸侧,浴巾下光裸着的白皙躯体还在瑟瑟发抖,细长的双腿间液体嘀嗒嘀嗒的顺着往下掉。

药研哭过了。

他看着对方红了一圈的眼眶和黯淡无光的紫色眼眸,心中一阵绞痛。

“一期哥。”

那孩子颤抖着呼唤着他,仿佛溺水之人。

“药研。”

而他并非稻草。

“标记我。”






























评论(14)
热度(91)

© 站在骨科坑底的烟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