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多 墙头多 骨科学会会员

【一药】论拥有一个年轻恋人的艰难与困苦

写糖之后我可能要死了=_=

现PA

设定源P站やまのかれき太太的图 id=4066891

初心是想写个不太一样的药总,会撒娇,有小脾气的233333

总之写完就是崩坏狗血玛丽苏………【暴风式哭泣…………

OOC到升天 剧情和逻辑日常失踪 文笔就是个渣

这里烟灰,非常欢迎各位同担来找我玩啊聊梗点梗什么的【如果不嫌弃的话,先说好我是个日常莓苏233

如果感觉到雷请一定放过自己的眼睛
—————————————————

可真是一点都不休闲的星期六啊。

明明说着“周六一起出去野餐”的是他,结果早晨因为一个电话跑去加班的人也是他。

“太过分了啊。”

“喂喂,他也是没办法的吧,挣钱也是为了养活自己和他的弟弟们吧。”

之后脑子里的各种声音开始吵起来,你说一句我回一句,把一堆陈芝麻烂谷子的东西翻出来,然后搅成一锅味道古怪的浆糊,像是要直接从自己脑子里迸裂出来。

“真是受够了。”

药研莫名其妙地生起气来,他在脑袋里冲着这些不安分的东西大喊道。

“乱七八糟的,反正一天总是围着他转。”

在厨房里忙碌的水发青年探出半个身子来,一脸茫然地看着他在沙发上滚来滚去。

“怎么了吗?药研。”

对方温柔的问询着,像个真正的大哥一样。

“反正这家伙根本不想当我大哥。只知道把我当孩子耍得团团转。”

他在心里愤怒地冲着对方咆哮着。

然而表面上也没好到哪里去,药研飞快地踩上公寓门口的拖鞋,然后在对方目瞪口呆的表情下摔门而去。

防盗门发出“咣当”一声巨响,回声在狭窄的走廊里久久未散去。

回声似乎把他混乱的大脑也震得清醒了。

“你到底在干什么呢。”

来往的车灯晃来晃去,药研站在马路边上,手足无措地看着熙熙攘攘的人流。

市中心绚亮多彩的夜灯把半个夜空点亮,入秋的夜凉爽而舒适,偶尔还会带起一阵混合着关东煮和鱼子酱香味的晚风。

他的肚子叫起来,中午也忘了点外卖,本来是等着晚上对方回来随便做点什么对付一顿的啊。

结果自己却一分钱没带的跑出来。

“像个跟妈妈吵架后赌气离家出走的初中女生。”

“又要被那家伙当成小孩子耍脾气了。”

药研无奈的苦笑,呆滞的坐在路边长椅上。

“有什么好生气的。”

“你在他心里根本没什么的。”

他这样恶毒的想着,硬生生把那些许多莫须有的猜忌和怀疑强加在那个清秀温和的青年身上。

“他连管都不想管你,每日的相处已经够让他烦躁了吧。”

“工作这么累,回家还要应付叛逆期少年,谁都会不高兴的。”

“啊…啊……你究竟有没有认清自己啊?”

药研把头埋在双臂间,大口的喘息着。

像是在心口结了痂的伤口,明知道等待它自然褪去才是最好的结果,而如果偏要揭开痂看看,伤口就会扩大,最后溃烂至整个心房。

“你明知道他不是这样的。”

然后那个温和果决的声音响起,音量不高不低,却正好让他把这句话听得清清楚楚。

“他喜欢你。”

药研有意识地想要忽略这句话,或者说这个事实。

结果却总是以失败告终。

可恶的少数派胜利。

然后脑内又拉开新的战幕,闹了半天也不知道到底要怎样,似乎无论那边胜利自己都觉得不爽。

“都闭嘴吧。”

他恶狠狠地盯着脚上那双审美怪异的人字拖,低声呵斥着。






“想买草莓布丁,水果牛奶,巧克力马卡龙………”

独自一人在玲琅满目的货架前穿梭着,这个时间的超市里人少得可怜。

开得有些大的空调吹得他发冷,牛仔短裤下两条光裸的大腿颤抖起来,又饿又冷,简直像个卖火柴的小男孩。

“可恶。”

药研也不知道为什么想要忽然在这个时候跑来,明明是知道自己一分钱没带的。

“甜品零食什么的可是治愈心灵的良药~”

乱那家伙是这么说的,然后扭头就抱了一堆零食出来,微笑着直接刷了自己的卡。

他怎么会跟这个家伙莫名其妙的熟起来。

吉光家见不得人的私生子,他连父亲长什么样都没见过,只知道母亲是个无酒不欢的交际花。

两年前因为她的失踪监护权被迫转移到了一个素未谋面的长兄的手里。然后自己搬进了位于市中心的偌大公寓里,一住就是两年。

两年的时间,足够让许多事有了起因经过和结果。

也足够衍生出什么其他副产品。

冬天被对方直接拉上去大阪的火车,然后和一群陌生的名义上的兄弟在陌生的地方吃一顿火锅。

其实药研也并不反感,因为那个家伙怎么可能把自己一个人丢在家里。

虽然对方知道自己只是嘴上傲娇,但他也会笑得一脸温柔,然后拉起自己冰冷的手,认真的请求着:“就当是陪哥哥?”

乱,厚,信浓,后藤,平野,前田,退退,秋田,博多,毛利………还有鲶尾骨喰……和鸣狐小叔叔…

后来逐渐把所有人的名字都记了下来,也会在跟对方回去时给他们挑些小礼物。

年幼的几个弟弟什么也不懂,总是“药研哥”“药研哥”的叫着,然后稍年长的几个还给自己起了外号什么“药总”之类的。

乱就自说自话的经常跑来找自己闲聊厮混,还装作是自己女朋友在学校里混吃混喝。

他不自知的冲着货架露出一个极淡的微笑,把拿出来的一盒草莓布丁又塞了回去。

脑子里没有那个家伙果然心情会变好。

药研无聊的在超市里转了两圈,随手推着的购物车被填得满满的。

全是对方每次以各种“太甜”“对牙不好”“热量太高消化不掉”的理由拒绝掉的零食小吃。

是有点报复心理的吧。

反正也只能过过眼瘾,他又没钱结账。

“嘛。”

“已经八点半了啊。“

算了算离家快一个半小时了,那家伙在干什么呢。

冲杯咖啡,然后悠闲的霸占了飘窗前的好位置,看本无聊的财经杂志或者端着电脑工作。

或许对方还会想“这孩子又闹脾气了。”然后考虑考虑明天早饭做点什么。

真可恶,一想到他又要把自己当作小孩子的表情就来气。

药研蹲坐在两排货架的中间,又饿又累却不想回家。

他睁着一对儿明亮饱满的紫色双眸,呆滞地望着脚下的格子地板。

能料到的吧,这场自己单方面小孩子的耍脾气结局。

在十点前灰溜溜的回家,对方大概会坐在沙发上等着自己,或许他不会说什么,就只温和的问一句:“晚上去哪了啊,药研?”

然后告诉自己饭在冰箱某层的盒子里,想吃就自己热一下或者他代劳。

“好像自己被宽容了一样。”

“明明被宽容的是他啊。”

真委屈,就快哭出来了啊,果然还是个小孩子。








超市里的人开始越来越少,理货员和服务生也开始打着哈欠陆续下班,药研一个人抱膝坐在巧克力货架前,知道自己现在还是一点都不想回家。

可是他终究还要回去,他既不能在超市里过夜,也不能在偌大的城市里深夜游荡。


“这么多东西,你要怎么提回去呢?”

他猛地抬起头,却发现自己满满当当的购物车已经被别人接手。

水色短发的俊秀青年依旧笑得一脸春暖花开,然后在自己面前蹲了下来。

说不高兴是假的,但说高兴也不见得。

药研愤愤的转过头去,不想看到对方那副又要开始语重心长的教育叛逆少年的表情。

然而他等来的不是“好哥哥的心灵鸡汤”。

而是两片干燥冰凉的唇瓣。

接着他被推摁在货架上,对方半跪在自己面前欺身而上。

药研咬紧牙关,拒绝着对方进一步的侵略。

他的金眸中闪过一丝笑意,轻轻掐了一把少年敏感的大腿。

“啊…你干什么…唔……”

灵巧的撬开了对方的牙关后,柔软滑腻的舌头直接伸进了少年温热的口腔,趁他怔愣着忘记了反抗,一期一振的吻逐渐加深,明明是个绵长而温和的吻,却逐渐带上了些攻城掠地的意味。

四周的空气开始升温,对方干净清冽的气息就萦绕在自己的鼻尖,药研下意识地勾起对方的脖颈回吻了起来。

“药研呐……”

“跑了一个晚上,总算抓到你了。”

那双璀璨的金眸中带着几分无奈,反正对上面前漂亮的少年,自己总是最大的输家。






虽然不是第一次亲密,但被在公众场合下吻得七荤八素还是让药研羞耻心大盛,耳根烫的要命。

“混蛋哥哥。”

他在心里暗暗地骂着,然后为了维持冷战的状态,只好一个人在前面走着。

“药研。”

“药研。”

反正也听不到。

“对不起。”

药研下意识地顿了一下,却还是没回话。

“是我忘了约好一起出去的事。”

“这车东西……当赔罪,别生气了,药研。不过下不为例。”

“是我不好,明天去怎么样?”

一期一振的声音依旧柔和而平淡,但掩不住的却是嗓音中深深的疲惫。

年轻的恋人啊,真是让人吃不消。

“够了吧,药研,他都道歉了。”

“出去加班加到下午五点才回来,又找你找了一个晚上,再得寸进尺就过分了。”

药研闷着声音回了一句“嗯”。

对方轻声地叹了口气,把运动服外套脱下来然后系在少年腰间,两条修长漂亮的白腿瞬间被遮去了大半。

“穿这么少就跑出来,钱和手机还都扔在家里。”

“下次想要离家出走的话还请务必带好必需品啊。”

一期一振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走在前面的少年,看着他犹带几分气愤的背影,半开玩笑的说道。

对方回过头来,用带着点点星光的眼眸瞪了他一眼,然后继续快步走在自己前面。






然而到家后就是另一幅情景了。

一期一振刚放下手里那两大袋零食,就被药研扑倒在地上。

后背直接贴上冰凉的地板,对方一把把自己的外套扔在旁边,那条短裤根本没什么遮挡作用,眼前就是少年两条白晃晃的大腿。

药研直接坐在自己腰上,体重轻得让人觉得不安,他挣扎着想要阻止对方的下一步动作,急忙喊道:

“快起来,药研………”

不过对方并未理睬,反而换了个合适的位置继续坐着,睁着一双大大的绀紫色眼眸从上俯视着自己。

“喂,你是在把我当小孩子耍吗?”

“……为什么这么说,药研?”

虽然他对这个问题感觉到很奇怪,但他还是斩钉截铁的回答了对方。

“我没有。”

然后他年轻的恋人开始了对他的各种控诉。

“看到我每天只能围着你转来转去很有趣吗?”

“你根本不想当我大哥,也一点都不喜欢我,你那么说只不过是想要维持着表面不想让我们闹得那么僵不是吗?”

这都是些什么啊。

一期一振被这两段话搞得头晕,年轻人的想象力真是让他佩服的五体投地。

今天的药研简直是少见的话多,可能最近他对自己的不满已经达到顶峰了,一期一振这样想道。

他灿然的金眸中笑意渐浓,决定放弃跟对方解释了。

牛仔裤后兜里从超市临走时顺回来的小盒子已经被压扁捂热了。

“嗯,药研,你说得对。”

“我可是一点都不想当你大哥了。”

一期一振的嘴角勾起一抹微笑,然后反手把对方纤细的身体按在了地板上。

评论(18)
热度(122)

© 站在骨科坑底的烟灰 | Powered by LOFTER